修道殿 > 乐动app下载地址 > 万界仙王 > 第一千六十七章 盘哥下落
    “看……”石凯指着那位,叹息道:“一旦坐上了棋台,就必须在五息之内落子,黑先白后,一旦超时两道神魂都会遭受重创。”

    “那就是逼着你挨打呗。”叶枫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废话!要不然能叫刑罚吗?否则你还真以为是让你来下棋啊!”石头跟金毛犼看着叶枫一脸还在研究的表情,当真有些无语。

    “还有……”金毛犼看着叶枫那好奇的小眼神,索性把一切都说了:“你也不要想着一直走和棋不吃棋子,我们都遭过罪,等一局棋结束之时,棋盘上所有的棋子会一次性的发动攻击,到时候你棋盘上剩的越多,那一下就越狠,好多人就是扛不住直接魂飞魄散了。”

    “所以叶枫啊,你可上点心吧!”石凯在旁边苦口婆心:“等会上去之后一定要尽量控制好自己的挨打的力度……”

    “嘿嘿,控制个屁啊!”不远处,一些看热闹的囚犯们忍不住就笑了:“咱又不是没上过棋台,不管你怎么找空子,到最后都是一个惨字!那个叶枫啊,要我说你啥也别想了,直接上去受刑就得了!”

    “哈哈哈!”

    苦行营里,都是一些被囚禁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囚犯,同情心,在这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要不是浩克交代了金毛跟石凯两位,只怕他们也会跟旁边这些人一样,等着看叶枫的笑话,而叶枫却是在听完所有规则以后,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这当初建造苦行营的人的还是一位雅士啊!”

    “兄弟,现在真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啊!”金毛都快替叶枫急哭了:“你现在还有几分钟的时间,赶紧蕴养一下神魂,等会能扛一会儿算一会儿!”

    “不必了!”

    叶枫微微一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棋台的位置上。

    这一刻,无论是山谷内外的浩克,老僵尸,金毛跟石凯,还是金属大厅里的典狱长,张开等人,全都睁大了眼睛盯紧了叶枫。

    可是,几秒钟过去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

    叶枫就这么笔挺的坐在那儿,而方才那些什么黑白神魂啊,棋子攻击啊,全都木有出现。

    棋台四周,一片死寂。

    叶枫眨了眨眼,又等了一会儿,才看向旁边的两位:“这……怎么回事?”

    金毛跟石凯也在眨眼:“我,我们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咣咣咣。

    叶枫排了排面前的黑石棋台:“不会……坏了吧?”

    整个山谷里的所有人:“……”

    坏你妹啊!

    这灭魂棋台是天地神物,在这苦行营山谷里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让你一坐就给坐坏了?

    山谷深处,那头老僵尸正好吃完那具尸体,凑过来,就与浩克一齐看到了叶枫这一幕。

    他那只剩下的眼珠子瞪得滚圆:“这怎么可能?”

    浩克,则是咧嘴笑了起来:“嘿嘿,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以为,什么人随随便便的都可以住单间的么?这个叶枫有意思,嘿嘿,有意思啊!”

    ……

    “来人!”典狱长巨大的咆哮声传遍了整个金属大厅:“去检查!!检查灭魂棋台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唾沫星子几乎都要喷到身后的张开脸上,那冲天的怒火几乎要把整个大厅都点燃。

    几道人影匆匆忙忙的冲了出去,剩下的人,则是在各自的座位上面面相觑。

    前面的那个瘦子又忍不住捅了捅旁边胖子的肚子:“喂,前辈,你说那个什么灭魂棋台真的坏了?”

    “怎么可能!”胖子一笑,眼睛更小了:“我看那个叶枫绝对不是凡人,我在这儿少说也工作了两千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灭魂台木有反应的情况。”

    “真的啊?”瘦子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叶枫:“那你说咱们的狱长大人为啥要针对他哦?”

    “那谁知道……”胖子咧嘴一笑,似乎并不是很看得上那位新上任的狱长:“但甭管怎么说,叶枫今天这一关就算是过了,苦行营里一天就只能接受一种刑罚!”

    ……

    叶枫,已经在石凳子上坐了快几分钟了。

    一切,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他又看向了金毛跟石凯:“这个……我要不要换一张桌子试试?”

    “你傻呀!”金毛差点跳了起来:“好不容易让你遇到一张坏了的棋台,叶枫,你只要乖乖在上面坐到今天结束就可以回去了,干嘛还要去试试别的?”

    可叶枫,却是眨巴着眼睛站了起来:“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试试这些新鲜玩意怎么行……”

    说着,他已经走到了另外一张空得棋台面前,直直坐了下去。

    卧槽!!

    金毛跟石凯屏住了呼吸。

    但是,又是好一会儿过去,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来……还真的是我的问题了。”叶枫摇了摇头,叹息的站了起来:“真没意思,前面还挺期待这玩意儿的,结果还体验不了。”

    全场所有囚犯:“……”

    那个……我们能不能弄死这个贱人!

    “那怎么办?”叶枫又看向了黄毛:“我今天就不用受刑了?”

    黄毛咽了一口口水:“那个,你要是实在难受的话,可以去帮我弹琴啊……”

    “可以啊!”

    叶枫直接从灭魂棋台上蹦了下来,走到了最靠近山谷口的那座高台下面,很艰难的爬了上去。

    面前,是几十张模样相似的黑色古琴摆在了黑色大石上面,之前原本在弹琴的十几人全都抬着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叶枫,之前那些嘲笑的话语全都咽进了肚子里。

    叶枫,现在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

    “这个琴,又有什么说法啊?”

    “这叫五弦衍命琴!”石凯在旁边看着叶枫的目光已经不一样了:“叶枫,你看这琴上有五根琴弦,只要你坐下来,就会有一道琴谱自动传入你的心中,你只要把琴谱演奏出来就算完成了刑罚。”

    “肯定没那么简单吧……”

    “当然喽!”金毛之前就是在弹琴,就叶枫进入山谷深处短短一会儿的功夫,他身上的毛色都暗淡了几分,显然是抓紧时间弹完了曲子,过来接应叶枫:

    “这五根琴弦依次从下往上,分宫商角徵羽五音,演奏宫音,便会吸收你百年寿元体量的本命精血,依次往上,没奏一下羽音,就会吸收你五百年的本命精血……”

    “这么神奇!”叶枫眼中全是光芒闪烁。

    “神奇……”旁边一水的弹琴选手都在骂娘:“他娘的把老子们折磨的欲仙欲死的魔琴,竟然被这小子说成神奇!!”

    “这到底是什么妖怪啊?不会是来砸苦行营的场子的吧……”

    “也不一定啊,说不定这小子只是神魂有古怪,精血未必那么强大呢!”

    这会儿,不光是琴台上的囚犯们不弹琴了,旁边写字画画的选手们也都彻底不动了,反正只要一天内完成刑罚就好,受刑,哪有叶枫今天表演好看……

    叶枫,绕着琴台转了一圈,看向了石凯:“对了,凯哥,你的琴在哪儿?”

    “啊?”石凯真的有点不适应叶枫这轻松的节奏,真当这里是你家后花园么:“你还真要替我弹啊?”

    “不行吗?”

    “行……倒是行……”石凯又咔咔挠脑袋了:“只是这里每天大伙都被折磨的够呛,谁还愿意帮别人受刑……”

    “我这不没事嘛!”叶枫微微一笑,指着石凯面前的一张古琴:“是这么?”

    蹬蹬蹬。

    石凯只剩下了点头的份儿。

    说实话,他也想知道这个叶枫弹这五弦衍命琴会是个什么节奏。

    “那我就坐了啊!”

    说完,叶枫微笑的坐在了古琴前面的石块上。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还真的浮现出一份琴谱,抑扬顿挫得足有上千个音符,其中前面大约一半的部分已经变成了灰色,代表着已经被石凯演奏完毕。

    “这是……”叶枫一字一顿:“霓裳羽衣曲?”

    “正是此曲!”石凯皱着眉头:“叶枫,我今天运气不好,抽到了一首比较难的曲子……里面好多的羽音,我慢慢弹,这才弹了一半不到。”

    “好的!”

    叶枫对着石凯一笑,闭目找到了脑海中曲谱中断的那个部分,看好了下一个音符,手指轻轻的放在了那古琴的琴弦上。

    下一个音,是角!!

    一下就是三百年的精血!

    铮~~

    叶枫心中有着计量,便轻轻拨动了琴上第三道琴弦。

    就在琴音响起的一瞬,他猛的感觉到那琴弦上仿佛涌出一道锋锐的刀芒,直接割破了他弹琴的中指,随后一股可怕的吸力从琴弦上传来,疯狂的吞噬着他体内的精血。

    这琴果然诡异!

    叶枫感受着体内本就残存不多的精血源源不断的从手指里涌出,仅仅一息,他的脸色就变得惨白无比,头晕得天旋地转,差点一跟头就栽倒在了一旁。

    “叶枫!!”

    旁边石凯赶紧冲过来抱住了叶枫:“你没事吧!!我就让你别逞强!!”

    叶枫,如今的身子当真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只觉得眼前的视线越来越黑,几乎就要失去意识。

    但是,他明明知道自己的状况,却还是要做这样危险的尝试,就在他昏过去的一瞬,嘴角竟是浮现了一抹开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