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殿 > 都市乐动官网首页 > 浮尘之外 > 第26章 假扮夫妻去暗访
????向北无暇顾及许昌林自杀的内部消息。峪山的案件同样是一个社会热点,有很多内部情况需要调查了解。虽然第一稿已经发走了,但是报道肯定还要继续跟进。

????第二天一早,向北和罗方伊商定暗访投资公司一条街。两人吃了早饭,在酒店大堂碰面,眼前这个人让罗方伊诧异。她看到向北一身奇怪的打扮;黑色系的花纹衬衣、束腰裤,手里还拎着一个黑色皮包。

????“师父,你这是啥情况?是不是穿错衣服了。”

????“咱们今天去干吗?”向北反问。

????“暗访啊。”

????“暗访哪里?”

????“投资公司一条街。”

????“投资公司是干吗的?”

????“当然是投资挣钱的地方喽。”

????“那不就得了。投资挣钱,你没钱投什么资。你来。”向北端站在那里,招呼罗方伊,“我这身行头咋样,像不像大老板?”

????罗方伊仔细打量一番,边点头边说,“嗯,是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这腰带不太像,通常来说,这样的海洋系衬衫,跟LV红腰带最搭配。”

????“额,这个就算了,差不多就行,他们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投资公司。记住一点,从现在起,我负责挣钱,你负责花钱,赶紧进入角色。”

????“得嘞,师父。”罗方伊双眸放光,“哎呀,肚子有点饿了,我们去吃牛排吧,600元一份的那种,外加一份哈根达斯,然后点上星巴克最新款的海盐焦糖。”

????“这些真没有,不过我可以送你一样别的。”向北无语。

????“啥?”

????“大写的服!”

????两人来到投资公司一条街上,一个个高大上的牌匾跟整条街破旧的外表显得格格不入。

????“真有意思啊,越是穷的地方,民间投资公司产业越繁荣。”罗方伊感慨。

????“知道为什么吗?”向北问道。

????罗方伊摇摇头。

????“走吧,咱们去一家投资公司问问就清楚了。”向北看上去胸有成竹。他悄悄将录音笔打开,推开了一家门头房。

????“你好,需要做理财吗?”一个中年男子迎了上来。

????“都有什么产品?”

????“现在做得最火的就是这款,”中年男子给两人各自递上一张宣传彩页,“这个年化利率10个点,这个14个点。投资金额不一样。”

????“这么高?风险很大吧。”向北问道。

????“听口音,两位不是本地人吧。”

????“呃,我们……”罗方伊语塞。

????“老板见多识广,一眼看出我们不是峪山的。我们是来这里做生意的,在这里生活了两三年了。”向北担心罗方伊说错话,急忙解释。

????“您是大老板,应该也明白,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不过我们这个产品你放心,它跟之前的理财产品不一样,我们是定期返还回报,每月将利息达到你的账户上。”

????“10个点,那如果我投10万的话,一年就是10000?这可比银行理财挣钱多了。”罗方伊诧异。

????“你算一算就知道了,我们这个理财模式是一种新模式,可谓是一本万利。别的公司可能也有类似的产品,有些产品年化利率甚至更高,但是利润跟风险都是成正比的。我们这款不用有这种担心。放心投资就行。”中年男子巧舌如簧,显然,他已经把这套说辞背得滚瓜烂熟。

????“喂,你觉得怎么样?咱们买不买?”向北忽然问罗方伊。

????罗方伊有些诧异,并未反应过来:“你问我干嘛,你自己定就是了。”

????中年男子大量两人一番,眼神有些奇怪,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你看看你媳妇多好,一看就是对你一百个放心,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老公管。”

????“什么?我……他……”罗方伊恍然大悟,这人怕是把自己跟向北当成夫妻了,急忙摇手解释。

????向北见势,用手轻轻拍了罗方伊的脑袋,“老板说的不对吗?家里小钱归你管,这大钱还是得听我的。你个老娘们懂什么理财,算个账拿计算器都得算半天。”

????“这你可说错了,我看你夫人可不是个老娘们,长得如花似玉,保养的这么好,看着就像大学生一样。”

????女人最经不住被人夸赞。听到有人这番赞美,罗方伊的脸上像是开出了一朵花儿,笑得更灿烂了。

????“漂亮吗?我脸盲,还真是分不出美丑。不过,老板,我手头有几百万闲钱,虽然钱不多,但也不是凭空捡到的、大风刮来的,自然是要谨慎些。我听说这几天因为投资的事,峪山死了人。”前面铺垫了这么多对话,向北终于将话题引了出来。

????“这事你们也听说了?”

????“这事整个峪山应该都传开了吧,具体咋回事?”向北问道。

????“其实这个案子很简单。被杀的这人,是专门替人要债的。说他们是讨债公司也行。只不过他们不可能拿到执照,充其量就是一个地下公司。”讲到自己专业的领域,中年男子一脸自豪,津津有味地讲了起来。

????“讨债?既然是投资,应该都有材料,要不回钱就去法院告呗。”向北说道。

????“你们不懂这一行,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够付诸法律解决的。”中年男子似乎欲言又止,未将话说透,“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讨债这个行业也是这样。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讨债流程。一开始很礼貌客气,如果对方不识好歹,就开始言语威胁,如果还不奏效,那就用拳头解决。”

????看来重点来了,向北振作起精神,仔细记住中年男子说的每一个字。

????“这个案子,本来是一个平平常常讨债的事儿。对方开工厂,好像是一家小化工企业。”

????“对,我听说杀人犯是开厂子的。”

????“那人从投资公司借了上千万,说是要扩大生产线。不过,钱借了,生产线也建了,谁知道居然出事了,厂子被停产整顿。这样一来,还债的钱也拿不出来了。你要知道,投资公司借出去的钱可都是高息,不然,我们从哪里拿出那么多钱给你们付那么高的利息?无奈之下,投资公司找到人讨债,让他们去要钱,结果这帮人要了几次,对方软硬不吃。最后,领头的人带着十来个人闯进厂子,将老板和他儿子软禁起来,谁知道双方起了冲突,化工厂老板的儿子从桌上掏出一把水果刀将领头的人捅了,而且捅的是大动脉,那人当场就死了。”

????“老板,你咋了解这么详细?”向北问。

????“这个圈子就这么大,想知道这个事很容易。二位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中年男子有所警惕。

????“能不感兴趣吗?出了这种事,投资者都受到影响了吧?这笔钱要不要投,我还真得再好好想想。”向北并未回避对方的敏感,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对方越是警惕,自己越不能躲避。

????“这位老板,一看你就是靠头脑挣钱的那种人。您肯定明白一个道理,忽悠是挣不来钱的。我这个项目不好,我说得天花乱坠您也不会投钱,项目好,以您敏锐的眼光,肯定不会轻易错过。正所谓‘你若盛开,蝴蝶自来’。所以说,这么一个小小的案子,并不能说明这个行业不好,这个行业不好,并不能说明我们这个项目不好。”

????中年男子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分析起来,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忽悠”,但是每句话似乎都在说服对方。

????“老板这口才果然了得,不愧是开投资公司的。刚才听你讲圈子里的事,真是蛮有意思。这样吧,你再给我讲讲这一行的故事,听得过瘾了,我或许现在就投了。”向北语气好爽。

????“喂,你是不是钱多把脑子烧坏掉啦?”

????“闭嘴,老娘们懂啥。”

????罗方伊瞪了向北一样,乖乖坐在那里。

????“弟妹家教真好。”中年男子竖起大拇哥,“要说峪山金融圈的故事,那可是海了去了。且不说远的,就是我们隔壁这家,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关门了,封条都贴上了。”

????“知道为什么吗?”中年男子问。

????向北摇头。

????“老板自杀了。”

????“自杀?为啥?”

????中年男子朝门外瞅了一眼,压低嗓门:“传出来的消息是资金链断了,其实我听说,是他的经理和员工把所有融资的钱都给分了,跑了。客户都过来要账,但是没钱啊。老板一气之下,自杀了。”

????“欠了多少钱?能把人逼死!”

????中年男子没有说话,伸出右手食指。

????“一?一千万?”

????“一个亿!确切地说,是一亿四千万。”

????“我的妈呀,这么多?”向北表现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事实上,这事也确实让他感到震惊。如果把这些素材融到稿子里,剖析整个行业的乱象,无疑又是一条好稿。

????“光是要债的人就有好几百人。”

????“那这钱怎么办,还能要回来吗?”

????“你听我说呀。”中年男子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老板自杀了,可是他的儿子还在。他儿子20多岁,刚刚大学毕业,在峪山开一家食品厂。食品厂本少利薄。他爹这些债把他压得不轻,厂子里、家里每天都挤满了上门要债的人。不过,人家年纪轻轻,居然挺有担当。不但没跑路,还信誓旦旦地说,这笔钱都会还给大家,但是如果大家把自己逼死了,谁也讨不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