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自习课,徐老师早早的把我们拉倒了操场的舞台排练。操场上的人不多,平日里最热闹的篮球场也只有那么几组人在投篮而已,跑道上,高一的一个班穿着黑色校服在跑圈,还有几个男生女生拿着小零食在悠闲的散步。徐老师说这届高一的校服最难看,穿上像是一群黑乌鸦一般,黑得透顶。

????站上操场的舞台时,梁辰心底云游许久的对舞台的抗拒如万戽泉水涌了出来,他是有着一定的胆怯和抗拒的,从走上舞台开始,梁辰总是感觉整个操场的人都在注视着他们,像是一个个便衣警察盯着犯罪分子,梁辰霎时间觉得自己的身上像是爬满了蚂蚁,手心开始痒痒腿脚痒痒喉咙也痒痒了,他心里倾泻出想要逃跑的冲动。幸而徐老师打开了音乐,梁辰心头才慨叹一声木已成舟墙已推到水已泼出,他已经站在了舞台上。

????操场上的舞台已经画好了留给表演节目空间的红线,排练出了新的问题,《保卫黄河》之后,梁辰他们七个男生要跑到最后一排挥舞红旗,但是新舞台留给他们的空间太小了,排练时,梁辰他们的旗杆叮叮当当的碰个不停,周桑的心里有点发毛,徐老师之前骂他们时场景,他还记忆犹新,周桑的心里直觉得:这些学艺术的骂人都这么有“艺术”。徐老师坚持排完了第一遍,第二遍时,徐老师还是单独把七个男生抓了出来。

????徐老师冷着脸问:“你们今天早上洗头了吗?”

????几人都知道这是要骂人的开场白,都没说话,只有排头的周桑被徐老师盯着心头发麻,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那就难怪你们摇旗摇成这个模样,脑子里小概率渗进了水,大概率脑子本来就有水。”徐老师像极了数学课上一道题讲了几遍我们还是做错了的刘老师,拧着眉,有些气恼。

????“来来来,你们都摇摇头。”

????几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徐老师要他们摇头,但依旧照办了,几人有些机械地晃动了几下脑袋。

????“听见了哗哗啦啦的声音了吗?”徐老师朝着一旁的女生说道,“这就是脑子里的浆糊掺了水。”

????周桑的气冲上了头,蒋织云就是女生队伍的一个,他看着她在笑。梁辰很是淡定,他只觉得无所谓,徐老师又无恶意,况且李老头骂他时可别这有意思多了,诸如梁辰家里的坟头长了朵花,生了他这么个奇葩;我看你是上厕所都带着筷子,屎吃多了,这类的话在他不再对梁辰笨戳的错误以嘲笑之后是张口就来。

????梁辰和周桑说:“是不是特别怀念当初徐老师的笑容。”

????周桑记起了排练伊始梁辰让他珍惜徐老师的笑容,此刻的周桑也绝不怀念那时的笑容,他仍旧认为那是对他的侮辱。周桑还想起来前一周徐老师骂完之后梁辰和徐老师反应他们遇到的问题,可是今天梁辰无动于衷,前几回总是使唤自己拿的小本本也没拿,是唐蕊站到了台前,而不是他的兄弟。

????周桑盯着梁辰,目光如鹰般锐利,“你怎么不去和徐老师说我们的问题。”

????梁辰被周桑的眼神吓到了,有些回避的转动着脑袋,笑道:“轮到唐蕊来组织了啊!一人一个星期嘛!”

????周桑不信、刘秉坚不信所有的男生都不会相信,“轮到”这个词语实在难以解释梁辰今日的反常,他似乎没了灵魂,失落的肉体在新的舞台机械的任人摆布,梁辰没了上周六之前的激情,他们从新感受到了半个月之前那个作为混子的梁辰复活了,狂战士进入狂热状态后榨干了他最后的魂力。

????“好吧!木老师觉得我太累了英语成绩又有了波动,运动会又到了要我协助一下周茵。”梁辰说了实话,笑着说的。

????“摆明了是看不起我们男生,胡扯一堆的理由,既然觉得你累了为什么又要你却协助周茵呢?最近又没有考试,你的英语成绩从哪里看出来有波动了,再说了你的英语成绩有波动那不属于正常现象嘛!”周桑说得很小声,但是慷慨激昂,王源他们被周桑说服了,心里有种作为少数人而被轻视的感觉。

????“换唐蕊来组织还不算太坏。”梁辰对众人说道。

????唐蕊和徐老师两人交流完毕之后走了过来,徐老师让我们讲这次排练的问题。周桑他们几人没什么好脸色,只有梁辰和刘秉坚不喜不怒但故作沉默。

????徐老师问:“是不适应新舞台吗?”

????几人还是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你们今天就适应新舞台,但是丑话说在前,明天要是还这个状态,我可就不客气了。”说完,徐老师便让唐蕊组织排练,自己走了。

????看着徐老师离开的背影,梁辰有些觉得徐继才没那么厉害了,他就算站在舞台前也不会说个是他们不熟悉新舞台的蹩脚原因,叮叮当当的碰了这么多次,是个人都知道是空间太小了,徐继才不过如此,梁辰在心里想。

????梁辰把自己的想法藏在了心里,他不想说,也不想说。徐继才走后的几次排练,偶尔一两次梁辰他们手里的旗杆长了眼睛舞得齐了些,但总有些小错误和高二七班做对,一节课下来他们被打回了原形。

????排练完后,薛姎缠着梁辰要他将狼外婆的结尾,梁辰和她说结尾就是原先那样时,薛姎有些惊讶,感叹道:“梁辰,你不会江郎才尽了吧!”

????“你仔细分析,我讲的新编狼外婆是给成年人听的又不是童话故事,故事的寓意是告诉我们如何聪明的好孩子都是斗不过狼婆子那样强大的黑恶势力的。”梁辰给薛姎灌了一碗毒鸡汤,叫她认清这残酷的社会。

????周二的音乐课,徐老师没来,木老师亲自带着梁辰他们去操场排练。昨天的问题再一次暴露了出来,梁辰他们手里的旗杆依旧叮叮当当碰撞不停,只是周桑和李鑫几人吊儿郎当的模样惹得木老师有些生气了,她质问几个男生怎么回事。梁辰没答话,谁也没答话,只有唐蕊上前解释说因为对新舞台的不熟悉。

????“昨天徐老师已经和我说过这个问题了,你们昨天也已经熟悉一天的场地了吧!我就当你们适应能力差一点,今天我陪着你们练一天。”

????木老师没陪着我们练完一节课,第二遍时,魏主任的电话便叫走了她。木老师临走时叫唐蕊好好监督我们排练,她回来看成果。

????木老师走后,周桑几个更没了精神,排练到越来越好了,到第四遍时,唐蕊便叫大家休息了。梁辰清楚周桑也清楚他们站到了红线外,而那根红线在元旦汇演时会变成钢架。下课前五分钟,木老师还是回来了,从《映山红》到最后,众人总算摆脱了之前对舞台不适应的问题,但男生的旗子就像是一根细鱼刺不经意间卡在了木老师喉咙里,她单独叫男生挥了一次旗,风中,红旗乱作一团,伴随着砰砰的响声更加的混乱。

????木老师紧绷着脸,她犯了怒,看着七个男生不耐烦的脸时,木老师还是忍住了。她挑了梁辰出列,本想是让他带头做个示范,没想到红旗挥动的第二下便缠到了旗杆上,梁辰停下去解开红旗的时候被木老师吼住了。

????“正式表演的时候能停吗?”木老师声音特别大,隔着一个操场都能听见。她被梁辰流露出那股不在乎的感觉点燃了怒火,其它人可以如此,但是梁辰不行,他是班长之一,木老师不会给他第二次的机会。

????梁辰被木老师突然而来的大声喝止定住了身,仿佛孙悟空惯用的灵魂出窍,他没再动了,只有眼角向上看着木老师,却像是老鼠遇见了猫,眼里浮泛着一缕虚光。

????“梁辰你觉得你今天是用了心在排练么?”木老师质问道。

????梁辰没答话,他还算是了解木老师,她定然不希望自己这时候回答,或者自己点头道是。梁辰也不想触了她的霉头,说出半个字,都会换来十句话的驳斥,索性低着头任她训斥一顿便好了,木老师也不若徐继才和李老头那样会不顾身份的骂些脏话,对于免疫力无比强大的梁辰来说不过是被蚊子咬了一口不痛不痒。

????“你是一个班长,既没有起到带头作用,反而成了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集体荣誉感呢?到哪去了。你作为一个班长的担当呢?到哪儿去了。”

????梁辰罕见的没有回话,他沉闷的点着头,向木老师间接的承认着自己的错误,也没开口说自己哪错了。梁辰的心里当是配合木老师演的戏,也是重回混子班长应当付出的责任。梁辰的脸色透着无比的愧疚,他不说话,但是倒要表明自己错了,木老师那些劣质的骂人话,梁辰实在忍不住要笑了。

????梁辰挤出一个不好不坏的笑容,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木老师我们下次一定卖十二分的力气训练。”

????木老师看着梁辰有些嬉皮笑脸的模样,心里有些消了一半的火,重新升腾了起来,但是他的态度倒是诚恳,她也不好继续骂下去,木老师深吸一口气,又讲了几句鼓励的话,留下了唐蕊,解散了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