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靖宁家就在纪安宁的隔壁,一梯两户。户型也是一模一样对称的两个户型,三室两厅的格局。

    整体的设计风格和纪安宁家的温馨舒适不同,黑白灰的搭配,简约大气,还带着直线条的刚硬。细微之处的软装倒是格外清新柔美,这些都是出自纪安宁的手笔。

    晏靖宁家有个卧室是专门给纪安宁留着的,不是明着贴了牌子写了纪安宁的名,而是晏靖宁几乎不让其他留宿他家的朋友住这个房间,就像副驾驶一样性质。

    当然,这些事情是正准备去洗澡换衣服的纪女士不知情的。

    就像纪安宁当初提议在帝都买个新房子的时候,因为人还在国外,所以买房的活儿就全权交给了好朋友夏桑朵。

    这个小区是新开发的楼盘,原来的户主准备买来做投资升值用,但是最后还是被晏靖宁给的价格打动,知道这事的时候,纪安宁气的在电话里骂晏靖宁想要一起买房也不早说,白白浪费钱,他给多付出的差价都可以在楼下“一位难求”的停车场再买一个车位了。

    等两个人分别洗漱完都已经快凌晨1点,喝过晏靖宁亲手冲泡的蜂蜜水解酒,就各自回房睡觉。

    纪安宁醒来的时候看见闹钟上显示着10:37,晏靖宁早已经去公司了,餐桌上留着晏靖宁做的早饭:一碗小米粥、一张蛋饼、两张煎火腿,一份三明治还有一碟水果,有荤有素,中西搭配。

    虽然已经凉了,但是纪安宁还是吃的很开心,很满足。

    卧室衣橱里挂着的都是当季新款,是晏靖宁知道她要回国后买回来搭配好的。

    毕竟大家都知道纪安宁是个懒女人。对衣服包包从来没有什么追求,面膜化妆品也都不会使用外面的品牌货,都是她根据自己的肤质,借用学校的无菌实验室里做出来的全套护肤品,好多品牌化妆品公司都想要她的配方。

    夏桑朵用过纪安宁特别送她的“限定款”彩妆后,表示她以后就算不干法医也可以去做彩妆或者护肤品,实在是太好用,贴合肤质不说,上妆的持久度也很高,最重要还不伤害皮肤,卸妆后的皮肤还越来越好。

    纪安宁简单的洗漱护肤后就换了衣服出门,她今天要去见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开车一个多小时到帝都远郊,人烟越来越稀少,成片成片的树林郁郁葱葱,纪安宁看着两边的风景,没有市中心那般快速到看不出原样的变化,但还依稀存在着多年前的模样。

    回想以前暑假的时候,他们一群人曾在这林子里漫山遍野的跑,扎帐篷野营,打兔子野鸡做烧烤,还美其名曰:野外军事训练。几个人有家不回就住在帐篷里一个多月,回到学校不仅没一个人瘦,反而都胖了不少。

    纪安宁脸上带着笑回想着,估计这几年林子里才会有外来的兔子和野鸡之类的动物吧,因为本地户都早被他们吃光了啊。

    车开到大院门口就被门卫拦下了,一边登记一边等着里面的人来接的时候,旁边一辆黑色Jeep直接开进了大院。

    纪安宁在填表,没有注意到路过的车里的人看到她震惊的目光,只是一瞬,那车开进去转个弯就不见了。

    “安宁姐!”纪安宁依靠在车边等待的时候听见离她好远有人大喊她的名字。

    转过头就看见冲她跑过来的小小身影,“小鱼儿。”纪安宁笑着叫来人的名字。

    “姐,你终于回来了!”小男孩儿特别开心的跑过来,一脸的兴奋,“我好想你啊!”

    “有多想啊?”纪安宁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儿,她当初走的时候还只是个不及她腰高,刚上小学,一脸鼻涕泡的小哭包,现在已经长得快到她肩膀了,一脸的阳光灿烂,不由得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啊。

    “特别想!”周丞渔认真的看着纪安宁回答道。

    看见纪安宁笑而不语,继续说道:“你上次回来,我没在家,都没看见你。”

    “所以这次连夏令营都没去,专门等我回来么?”纪安宁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问道。

    “嗯嗯!”周丞渔抿了抿嘴,狠狠地点了点头。

    “姐也想你。”

    听到这句话,周丞渔笑得特别开心。

    周丞渔和门卫打了招呼,两个人说说笑笑间开车进了军区大院。

    老远就看见一个气质温婉的女人站在一户大门前,周丞渔指着那人大喊:“我妈!”

    纪安宁把车停在那门前,下车就跑了过去,一把抱住那女人,喊道:“师娘!我好想你啊!”

    朱育被纪安宁冲过来的力道冲击的不清,往后退了好几布才停下,不由得叫到:“哎哟。”

    “师娘。”纪安宁放开女人,小心的看着她。

    “你个臭丫头,想撞死我啊。”朱育脸色一下冷了下来,抬手敲了下纪安宁的头。

    “嘿嘿,师娘~”纪安宁不惧朱育的脸色,笑嘻嘻地凑上去抱住朱育的手臂撒娇。

    “什么时候回来的?”朱育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扫了一眼纪安宁,还好,没瘦,气色也比以前好很多。

    纪安宁指挥着周丞渔从车上搬东西下来,一面回答道:“前天回来的,倒了时差,就来看你们啦!”

    “又买那么多东西。”朱育看着儿子搬下车的大大小小的礼盒箱子,一脸不赞同的看着纪安宁。“不是都告诉过你,不要买那么多东西吗?”

    “哪有很多?”纪安宁随便看了眼,不在意的撇了撇嘴。

    “你啊,等你师傅回来收拾你!”

    “有师娘在,才不会让师傅收拾我呢!”

    朱育无奈的看着面前耍赖的丫头,点了点她的头,说:“就你聪明,走,进去吧。”

    周丞渔看着两个女人亲亲热热的走进门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脚边、手里的箱子,大喊:“喂,你们帮忙搬啊?”

    “自己搬!”

    “自己搬。”

    朱育和纪安宁都脚步没停、头也没回的说道。

    “你们,这是虐待儿童!小心我去告你们!”周丞渔气急跳脚。

    然而并没有人搭理他,无奈地只能自己一点一点搬进门。

    斜对面的一户大门里有人走出来,看见周丞渔在搬东西,扫了眼停在门口的红色轿车,那个车牌......

    “滕李,干嘛不走?”后面出来的人看见李滕李站在门口不动,问道。

    “没什么。”李滕李低头,嘲讽地勾了下嘴角。

    “你......”那男人正要说什么,就被旁边的人打断,顺着那人的手指,看到对面停的红色轿车,吃惊的看向李滕李。

    “走吧。”李滕李不在意的继续往车库走去。

    后面两人,对视了一眼,不是吧,那人的车,这是TM的什么孽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