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殿 > 穿越乐动官网首页 > 铁血悲情扈三娘 > 434 扈王新府琴琤琤
????434扈王新府琴琤琤

????赵构一看扈三娘桀骜不训,又有得力手下相助,想除掉太难了,就改变了策略。趁着主战派猛烈弹劾秦桧就拿这个倒霉蛋开刀了。虽然做的是表面文章,还是把秦桧弄得挺惨。贬到外地当个知州,并把秦桧送给尤师师的别墅也给没收了。

????尤师师别墅所处的地方真是个风水宝地,处于西湖第五桥的北面,飞来峰的南面。最妙的右边是李师师的别墅,左边是楚留香的别墅。赵构投其所好,将此别墅送给了扈三娘当新王府。进行了改造和扩建,比原来大了一倍。当然,不用扈三娘掏一分钱。

????这一招挺管用,扈三娘觉得赵老九对自己不错,笑纳了。上表谢了一番,高高兴兴地搬了进去。王府挺大,就让吕巍、祝云、花荣等都住了进来。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来向扈三娘——武德王祝贺。岳飞得知也特别高兴,觉得扈三娘实在是太厉害了,居然能把秦桧这个奸相弄倒,令人刮目相看。派儿子岳云备了一份礼,也来祝贺扈三娘乔迁之喜。

????岳云的到来,令扈三娘十分欢喜,她特别喜爱这个英勇善战的小伙子。岳飞送的礼是最特别的,令扈三娘喜欢的跳了起来。

????那礼物有两样,一样是岳飞手书的两首诗——

????其一:池州翠微亭

????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

????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

????扈三娘读感到有点不可思义,觉得岳飞是一位战将,居然也能写出这样“婉约”的诗来。接着读另一首,笑得前仰后合。

????其二:无题

????秦宅成扈府,老贼气鼓鼓。

????三娘本是猫,桧辈成老鼠。

????岳云又捧上一个头盔,扈三娘眼前一亮。只见那是一个巨大头盔,黄澄澄的金子打造,麒麟造型。一下子可以想象到那头盔主人的高贵与勇猛。扈三娘看着,似曾相似,一时又不敢确定。

????“难道这头盔是金兀术的?”扈三娘惊奇地问。

????“正是老贼金兀术的。”岳云爽快地说。

????“金兀术被射死了?”

????“这老贼命很大!”

????“谁这么厉害能把金兀术的头盔夺来?是你父帅,还是你呀?”

????“还真都不是我们,是福将牛皋。有一次,金兀术被我们围困住了,这老贼跟手下的一将换了头盔,转移了注意力。那将被牛皋削首了……”

????扈三娘仔细端祥那头盔,满意地点了点头。

????三娘大宴三天,其乐融融。第三天傍晚,赵构亲自来祝贺。扈三娘将皇上引到了书房,二人快乐地交谈起来。

????赵构一抬眼,望见了绿绮琴,兴奋异常。

????“这绿绮琴可是多年不见了!”赵构轻轻地拍了一下手说。

????“一看到绿绮琴,我就想起了我的最好的姐妹——林四娘。”扈三娘眼圈有点红了。

????“林四娘,我倒头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她是替我死的……”

????扈三娘跟赵构说起了林四娘,又讲了去五国城救主的事。

????“三娘,谢谢你,谢谢你的姐妹们,你们让我汗颜呢!”赵构十分诚恳地说。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老九,我记得你也抚琴的高手呀,弹一曲如何?”扈三娘请求说。

????赵构也是性情中人,绘画书法弹琴跟老爹赵佶比差一个挡次,可跟一般人比造诣也是相当不错的。

????皇上洗了手,焚了香,来到绿绮琴前,闭目片刻。忽然,睁开了眼睛,弹了起来。琴声琤琤地响着,如一只孤傲的雄鹰飞在九霄之上飞翔着。

????“这是什么曲子?特别入耳。”扈三娘听完后,轻轻地问道。

????“这就是《广陵止息》。”赵构仍然闭着眼睛。

????“《广陵止息》?”

????“就是《广陵散》。”

????“嵇康死后,《广陵散》不是绝了吗?”

????“琴谱被带到了他的棺材里,被人挖出来了……”

????“娘,这曲子真是好听极了!”一个小孩子跑了进来。

????赵构一看那孩子六七岁的样子,干净漂亮,特别待人亲。

????“三娘,这是你的儿子?”赵构小吃一惊。

????“算是吧。他叫赵漆,你的弟弟……”扈三娘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赵构忽地一下站了起来,将赵漆抱了起来,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激动地说:“弟弟,我终于见到亲人了!”

????“你是谁?” 赵漆稚气问道

????“我是你九哥。”赵构拍了拍弟弟的脸蛋。

????“我还有这么大的哥哥?”赵漆有点不解。

????扈三娘好一顿解释,赵漆才点了点头。赵构又问了赵漆好多话,弟弟对答如流。

????“你会弹琴吗?”赵构问。

????“我会呀,可我没有弹过。” 赵漆很自信地回答。

????扈三娘愣了一下,从来没有教过赵漆,他怎么能会弹琴呢。

????“那你弹一个曲子,给哥哥听一听,好吗?”赵构请求说。

????“好啊!”赵漆也不客气,来到绿绮琴前,也是微微地闭了一会眼睛。

????琴响了起了。扈三娘和赵构谛听着。一曲弹毕,二人惊得目瞪口呆。赵漆弹的曲子不是别的,正是赵构刚刚弹的《广陵散》。

????“弟弟,你真是天才呀!”赵构又将赵漆抱了起来,亲了弟弟一口。

????“你们赵家,又添了一位大艺术家呀!”扈三娘意味深长地说。

????“也好,也好,也好!”

????“是呀,是呀,是呀!”

????外面有人喊赵漆,这孩子特别有礼貌地跟娘与哥哥告别,出去玩了。

????扈三娘走到书房一角,站在梯子上,找了一会儿,拿出一个小盒子下来,摆在案子上。

????“老九,这里装着你想要的东西,打开看看吧!”扈三娘冷静地说。

????“我想要的东西?”赵构一时愣住了。

????扈三娘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赵构将盒子打开,一片黄旧的血书赫然映在自己的眼前。一时间特别激动,不知怎么办才好。

????“真相就是真相,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赵构将盒子盖上了。

????“还是让它消失吧!”扈三娘将那血书取了出来,扔到火盆里,不多时化为灰烬。

????“三娘,谢谢你!”

????“不必说谢字!我的使命差不多完成了。老九,剩下的,就看你了。”

????二人相视半晌儿,再也没说什么。

????请看下部——南迁